相关文章

二氧化氯(AB剂)为假兽药,湖南沅江才鱼频死

来源网址:http://www.nrszz.com/

文阳春皱眉不语,满脸沮丧。这个秋天,他的眼泪很苦涩。

投资20万元养才鱼

文阳春是湖南省沅江市南大膳镇石剅村的村民,靠三口九亩多的鱼塘养殖水产维持生计。

南大膳镇的才鱼养殖在当地很有名,南大膳镇也有“中华才鱼之乡”的美称。如果文阳春养殖得当,他也能脱贫致富,他说“没地的农民照样有饭吃。”

2008年6月至年底,文阳春拿着手里多年的积蓄六万元,东拼西凑了20多万元,在水塘中放养了1.48万尾才鱼,现在,才鱼平均已达1公斤/尾,总重约15吨。

在完成一天活计后,文阳春偶尔坐在鱼塘边,憧憬着今年的收成,以及年底准备置办的家庭用品。

“但几包普通的消毒剂,却要了才鱼的命”,这让他的憧憬化为灰烬。

1.48万尾才鱼突然死亡

2009年8月21日,文阳春从镇上渔药店买了“敌百虫粉剂”对才鱼正常消毒,之后发现才鱼有停食现象,且有一些才鱼在水面游动,没有死鱼,文很紧张,凭经验,可能是才鱼中毒。

22日上午,文阳春提了两尾病鱼到南大镇鱼药经销处询问老板贺再云才鱼是否中毒。贺再云很细心,对鱼进行了解剖,便告诉文阳春“你的才鱼不是中毒,而是发生了出血病”。

文阳春懵了,“赶紧得开药!”

因为贺再云门面的挂有“湖南农业大学水产养殖中心”的招牌,文阳春对贺的诊断甚至感激。

在贺再云多次肯定“打得,没有问题”的解释下,当晚十点,文阳春将8包速效底改康打入鱼塘中,焦急等待了2个多小时后,文阳春发现才鱼出现翻肚,有的浮在水面游动,打捞上来后,才鱼立刻死亡。

文阳春心急如焚,马上电话贺再云,次日贺立马过来又对才鱼进行解剖,之后吩咐文阳春在下午5点将二氧化氯(AB剂)一组12包打进鱼塘。

文阳春照做了,但不到一两个小时,才鱼出现大面积爆发性死亡。

文阳春再次电话贺再云时,贺再云要文阳春到大膳镇畜牧站咨询。文阳春照做,但无人前来过问。

无奈的文阳春又找到贺再云,23日,贺再云又配了点解毒药打入鱼塘,未见效,翻肚死亡的才鱼将水塘水面变成了白色。

23日下午,文阳春来到南大膳镇畜牧站,请负责水产养殖管理的刘伟来现场拍照取证。当日下午,文阳春将此事上报沅江市畜牧局。

2009年8月24日,沅江市畜牧局执法大队来到文阳春家现场取证,将其使用的二氧化氯(AB剂)送湖南省畜牧水产局检测、鉴定。

经鉴定,文阳春从贺再云处购买的二氧化氯(AB剂)为假兽药。

而文阳春此次的损失有26万多元。文阳春要求贺再云对自己的死鱼事件负全部责任,赔偿损失,但贺再云不服。

2009年9月28日,贺再云已经外出,文阳春找不到他。而他的渔药店依然开门做生意。

贺再云的门面就是南大膳镇的街上,紧邻南大膳镇畜牧站。从门面的后面进去,便到了南大膳镇镇政府院子里,畜牧站也在里面。

此次死鱼事件让文阳春对畜牧站刘伟产生不满。文阳春称刘伟所取证的一手资料,现在找不到了,已经丢失。

“刘伟在贺再云的渔药店有参股,不然不会销毁第一手证据。”文阳春说,“大家都晓得这个事。”

文阳春的另一个不满,是他认为畜牧站没有对死亡的才鱼进行解剖化验,有有意包庇贺再云的嫌疑。

赔偿事件开了多次协调会,但事情的进展,仍然异常艰难。

贺再云坚称二氧化氯无毒,死鱼是敌百虫粉剂所致

对于文阳春的指责,贺再云对记者一一给予了回应。

“我一个小门面,哪里有官员参股咯!”贺再云说,“我是做小生意的。”

而对于1.48万尾才鱼死亡的原因,贺再云一再认为是敌百虫粉剂的原因,“速效底改康和二氧化氯没有毒性。”自称“卖了19年药”的贺再云说。

据文阳春介绍,他使用的二氧化氯(AB剂)送湖南省畜牧水产局检测后,确认是假药。

贺再云曾发话给文阳春“不满可以打官司”。但一手证据的缺失、没有及时做死鱼解剖,作为农民身份的文阳春,他始终处于弱势。

协调对于文阳春来说,是一个漫长的等待,他始终认为自己处入弱势,“上面没人”。

兽药管理部门去年曾对贺再云违规销售兽药进行了处罚。

市政府介入调查处理

南大镇当地官员称,南大镇的才鱼产量每年有两万吨,其批发价格可以左右广州市场的才鱼价格。南大膳镇在北京、上海、广州都有直销点。文阳春放养才鱼死亡事件之后,有村民陆续反映“贺再云卖假药被查不止今年,而是由来已久”。

沅江市水产局干部告诉记者,从2007年开始,群众就举报假渔药致才鱼死亡事件两起。被举报销售假药的,也是南大膳镇的贺再云。

2007年下半年,一个叫徐国良的养殖户称在贺的店铺里购买一种注明武汉农大生物有限公司的渔药,导致才鱼脑袋变小,并畸形死亡。该鱼药被认定药品批文过期。但畜牧局极力劝说徐国良和贺再云达成和解,贺再云赔偿9000元,最后不了了之。

2008年8月,水产局接群众举报才鱼死亡,经调查后认为是贺再云出售的“乌鲤腹水内子灵”导致的。死鱼大多头部出现畸形,在对死鱼进行解剖后,工作人员发现,病死鱼脑组织中空,“里面几乎是空的,什么都没有。”水产局初步判断药品中可能含有违禁药品“利福平”。“利福平”是治疗肺结核的药品,对治疗鱼出血病有极好疗效,但在鱼体残留较长,人食用该些鱼,将损害肝脏。而才鱼的食用者,大多是孕妇或者动手术的病患,身体免疫能力降低,如果食用了含有“利福平”的才鱼,等于服用了一定剂量的“利福平”。

水产局去年曾对贺再云的假渔药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些渔药连基本的生产批准文号都没有,经询问,是贺再云和湖南某大学原水产养殖学院一个姓张的教授研制出来的,并委托岳阳的一个厂家生产。其实,“乌鲤腹水内子灵”还是一个试用剂,但经商的贺再云却将其批量成产在市场上发售。

11月2日,沅江市委常委、市委办主任张志明在电话中说:“(文阳春死鱼)这个事情,政府有关职能部门曾都出面协调了,包括养鱼的和卖药的都在场,但还是没解决好。”沅江市市长邓宗祥在电话中语气肯定地说:“我们正在安排人查处这个事情,到时候会有一个处理结果的。”